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重生1990再造个豪门

第138章 可造之才(4000余字)

重生1990再造个豪门 莫等闲 7283 2021-10-22 15:39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重生1990再造个豪门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聪明的吴志远,早就知道刘有为说的朋友就是他,眼见刘有为挺身而出帮助己方解围,吴志远心里很是感动。

  该轮到他出场了,吴志远站前两步大声地说道:“六叔,我就是有为哥的朋友,请你老多多关照。”

  “青年哥,你是谁呀?”六叔看到吴志远站了出来,很是意外。

  从衣着上,六叔一眼就看得出吴志远不是山里人,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吴志远,更没有听说过刘有为与山外面的人有任何的来往。

  刘有为更是意外,他听到吴志远认他做了朋友,眼里竟然闪烁出了自豪的光芒。

  “我叫吴志远,就是这次来打山鸡的主要射手。”吴志远大声地说道。

  六叔一下子睁大了一双牛眼,他惊喜地问道:“哎呀,你就是这两天村里人传说的那个超级神射手呀,我刚看了电视连续剧《射雕英雄传》,我生平最敬慕哲别和郭靖这样的英雄了,这样吧,我脱下拖鞋扔到空中,只要你能用弹珠打中了,这事就一笔勾销。”

  六叔转而哈哈大笑,他弯腰伸手脱下了一双拖鞋,等着吴志远的回复。

 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大家又惊又喜,惊的是,生怕这难缠鬼六叔会耍什么花招,喜的是,在空中飞着的山鸡吴志远都打得到,更何况这区区的一个拖鞋了。

  吴志远知道,这又到了要用功夫征服人的时候了,他二话不说立即在弹弓里装上了钢珠,并在掌心里暗藏一粒。

  那六叔看到吴志远准备好了,就将一个拖鞋用力扔到了天空上。

  吴志远双手一扬,马上射去了一粒钢珠,那钢珠很快就将他的拖鞋打到了稻田里。

  六叔不再打招呼,他突然就出其不意地迅速将另外一只拖鞋也扔到了空中,他是在考验吴志远的反应能力,试探吴志远更高一重的功夫。

  吴志远早已经防范他有这一招,在第一次射击完后,他已经将掌心里的钢珠装到了弹弓袋里。

  见状,吴志远秒速再扬双手,一粒钢珠离弓射去,又将六叔的最后一个拖鞋迅速打飞到了稻田里。

  六叔从来没有见过这连环珠的绝技,瞬间惊呆了。

  “六叔,你还要赔偿吗?”刘有为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
  “不要了,不要了,能遇上这样的绝世豪杰,我心甘情愿不要了,再说了,那小娃子有多大力气,那石子打在我头上就像蚊子咬一样,小小意思了,有为,你能交上这样的绝世高手做朋友,要多多珍惜哟。”

  那六叔说完,就转身到稻田里去捡他的拖鞋,那令人讨厌的难缠鬼的模样早就没有了。

  “六叔,今晚上若有空,我买一瓶酒回去和你喝。”刘有为非常高兴地说道。

  吴志远知道这是因自己承认刘有为是朋友,所以刘有为才非常的高兴。

  “好呀,有为,那今晚上我就在家等你拿酒回来喽,小娃子,我原谅你了,下次再用弹弓打六叔的时候,要提前通知六叔一声。”那六叔捡起脱鞋,一边说,一边头也不回就走了。

  吴志远赶快走过去,热情地握住刘有为的双手说道:“谢谢有为哥,你帮我们解决了这一个大难题。”

  刘有为也很热情地说道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我六叔这个人半生蛮不讲理,死缠烂打,好在你的功夫震撼了他,他这个人最佩服英雄豪杰了。”

  顾北流也快步走过来,他对刘有为说道:“有为哥,谢谢你,如果没有你出面解围,我今天就很难过了。”

  刘有为爽朗地说道:“北流,没事了,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,更何况你不是有意用弹弓打我六叔的,我六叔已经原谅你了。”

  这时,一直不说话的赵三虎走了过来,他拉住顾北流的手说道:“北流,放心吧,只要有表姐夫在这里,他都能处理好这些事情,别多想了。”

  顾北流很惭愧地说道:“都怪我自己,老是给表姐夫惹麻烦。”

  为了尽快消除顾北流心中的不愉快,吴志远对在场的人说道:“走啦,各位大哥们,还有30羽山鸡呢,我们快去打吧。”

  吴志远一边说,一边带头走了,顾北流和赵三虎快步跟了上来,

  何建清也带着养鸡场的员工,紧跟在他们的后面。

  剩下的山鸡太难打了,一行人不断地上山下坡,一直追到11时30分,累到脚都要抽筋了,这才打到10羽山鸡,还有20羽山鸡竟然找不到影踪了。

  看到大家又是肚子饿、又是人困马乏,无奈之下,吴志远只好带人下山回去吃中午饭。

  为了尽快恢复体力,吴志远在中午又睡了一觉。

  13时30分,吴志远醒了过来,他刚出去洗完脸回来,朱勤开就找来了,他很担心那最后的20羽山鸡打下来,就亲自上来压阵。

  5分钟后,吴志远一行10个人又出发了,但是,在山上连续搜寻了一个小时,仍然找不到那20羽山鸡的踪影。

  就在大家开始气馁的时候,山下的几株老桉树上,竟传来了山鸡的啼叫声。

  尽管这一叫声并不久,但它却好像给所有人都打了兴奋剂,大家都是一阵的高兴,赶快下山。

  很快,他们就发现了那20羽山鸡,吴志远赶紧折下树枝将自己伪装起来。

  他悄悄地摸到树下,一阵的连环珠,将站在30多米高的树枝上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20羽山鸡全部打了下来。

  何建清带着一帮员工快速地跑过来,将那些受伤的山鸡全都抓回到鸡笼里。

  朱勤开满意地笑了,回到养鸡场,那辆装着大冰箱的汽车还在,有6位临时招来的村民,正在忙着宰杀吴志远今天打下来的山鸡。

  朱勤开高高兴兴地将吴志远三人请到了财务室。

  女出纳将一沓厚厚的钱,热情地交到了吴志远的手上:“神射手同志,谢谢你啦,这是打山鸡的2.6万元,请清点核算,再收好。”

  这都是100元一张的大纸币,吴志远认真清点了两次,数目全对。

  然后,吴志远又将它交给了身旁的顾北流复核。

  从来也没有拿过这么多钱的顾北流,双手竟然颤抖起来,他小心翼翼地清点了三次,最后看到数目也全对了,这才将钱全部交回了吴志远,吴志远顺手将钱放到了挎包里。

  吴志远不用朱勤开和女出纳的开口,就主动地给女出纳写了一张收条。

  朱场长高兴地说道:“吴兄弟,你不但功夫高强,还有始有终,这样的人品非常的可贵,希望我们以后再有合作的机会。”

  吴志远也热情地伸出双手,紧握住朱场长的手说道:“朱场长,你言而有信,为人细心谨慎,我很佩服你,希望以后更能得到你多多的提携。”

  这时,何建清走了进来轻声地问朱勤开:“场长,你叫我请来的拖拉机已到了养鸡场的门口,我表弟和吴兄弟他们可以回去了吗?”

  朱勤开热情地对吴志远说道:“吴兄弟,这两天你非常的疲劳了,我请来了一辆拖拉机送你们回家,拖拉机的运费我们已经付了,你们就安心地坐车回去吧。”

  他这一番话,让吴志远三个人非常的惊喜,吴志远从挎包中拿出300元散钱放到了口袋里,这才和大家一起高兴地走了出去。

  趁朱勤开在养鸡场大门外忙着指挥几名员工、将吴志远三人的自行车抬到拖拉机的货厢上时,吴志远将何建清拉到了一边。

  他偷偷地塞给了何建清200块钱,表示感谢何建清的关照。

  这差不多是何建清两个月的工资,他觉得这份礼太大了,有损他和顾北流表亲之间的情谊,死活不肯要。

  吴志远这可不由他,硬将钱塞到了他的口袋里,何建清怕被别人看见只好接受了。

  吴志远又将刘有为拉到了一边,将100块钱塞给了他。

  他对刘有为真诚地说道:“有为哥,你买些好酒好菜回去陪六叔喝一顿,代表我们向他赔礼道歉。”

  刘有为听吴志远这么一说,又看到吴志远诚心诚意,就抽出其中的10元钱,其他的都不肯要了。

  吴志远也不由他,硬将余下的90元塞到了他的口袋里,刘有为是很淳朴的山里人,他也害怕别人看见,传出风言风语的不好听,只好勉强将钱收了。

  随后,吴志远快步地走了出去,与顾北流和赵三虎爬上了拖拉机的露天货厢。

  朱勤开意外地往车上放了一个装有东西的小编织袋。

  “吴兄弟,袋子里面装有四羽宰好了的山鸡,你的两羽,两位小伙子每人各一羽,这是我个人买来送给你们的,请你笑纳。”朱勤开热情地说道。

  吴志远知道,他这样做是在感谢自己为他保住了场长的岗位。

  于是,吴志远就很爽快地说道:“我们三人谢谢朱场长了,祝你工作顺利,万事如意!”

  拖拉机开动了,走了很远,吴志远看见朱勤开和何建清、刘有为等那8位曾跟随他们上山打山鸡的工人,依然站在大门口定定地看着三人远去。

  这样高规格的注目礼,让顾北流和赵三虎得到了很大的尊重,他们心里非常的感动。

  “眼看着养鸡场就被卖掉了,可惜了这么好的场长。”赵三虎非常感叹。

  顾北流却别具一格地说道:“三虎,你错了,朱场长这样努力,一方面是他的个人品质以及职业道德非常好,另一方面就是他为了以后还能继续在这里做领导,因为不管是谁来买这个养鸡场,都得需要他们这群专业的、尽心尽责的工作人员。”

  赵三虎有点不服气的问道:“北流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顾北流毫不隐瞒地说道:“我爸爸经常和我们说起类似的事情,我爸爸一直就是这样子做,在还没有上镇龙隆山之前,我就猜想到朱场长肯定也是这样子做的了。”

  拖拉机一直往山外开,此时,大约是16时30分,考虑到回到医院后,顾北流和赵三虎就得忙着去学校了,于是,吴志远将新的分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  “北流、三虎,我们这次意外地发了一笔横财,实在是令人太兴奋了,这笔钱我建议由我们三个人来平分,你们看这样好吗?”吴志远诚心诚意地说道。

  “不好。”顾北流和赵三虎马上异口同声地反对。

  赵三虎又立即补充说道:“表姐夫,来之前我已经声明,我不会拿打山鸡所得的一分钱,我说到做到,这些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顾北流紧跟着说道:“事先我也声明,我只要100块钱,超过部分我一分钱都不要。”

  吴志远不但欣赏这两个小伙子良好的品德和高尚的情操,更欣赏这两人言而有信,毫无贪念,刚烈异常的性格,这是一双良好的碧玉,更是一对可造之才。

  吴志远继续柔声地说道:“你们两个人都错了,这些钱是我们三个人团结协作、共同努力才得来的,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所以,我还是建议这钱作三份平分。”

  顾北流抢先说道:“表姐夫,我坚持我的原则,请不要难为我。”

  赵三虎也紧跟着说道:“表姐夫,我坚持我的原则,请你不要难为我。”

  谈话就这样陷入了僵局,吴志远知道,如果他再劝下去的话,肯定会惹得他们很不开心,就使出了杀手锏。

  “北流,我们来的时候,可是说好你拿10%打山鸡的钱,对吗?”吴志远认真地问顾北流。

  顾北流马上说道:“表姐夫,你这话对了一半又不对一半,因为我以为打山鸡的钱就是1000块钱左右,我拿10%也就是100元左右,谁曾想你超级厉害,将打山鸡的钱由1000块竟然升到了26,000元,这样天价的钱,我没有功劳,我可不敢拿。”

  吴志远进一步引导他,说道:“北流,你爸爸又没有教过你,一个人要重承诺,守信用,如果教过你的话,那2.6万元的10%的就是2600元,现在我就给你,你必须得收下,否则,你就是不重承诺,不守信用的人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