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长白山下故事多

第80章 老牛心中有疑惑

长白山下故事多 抱笔入梦 9174 2021-07-29 17:32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长白山下故事多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牛迟操车行半路,突然左侧轮子变形,驴车行走起来,其中左侧轮子一个劲的扭歪着,他因为不知道其中的原因,和如何修理。

  看到这种情况之后,牛迟操心里不由的慌了起来,只好将驴车停下来,独自一个人,围着驴车团团转,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面对如此窘境,虽说心里焦急的想尽快的赶回粮油铺子,可担心驴车在行驶的过程中,轱辘突然掉了,那可就危险了,一车货肯定会翻在半路上。

 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,他只好停下来,盼望有能有懂行的过路人帮助自己,解决眼前的困难,那怕是熟人也可以。

  因为遇到熟人之后,即便他不懂如何修理驴车,也可以让他帮忙,返回村里,找一个懂行的木匠赶来,而他就可以独自守在那里等待。

  在这么尴尬而又焦急之中,等来的确是王虎春,让他的表情再次陷入,极不自然的景况之中,而此刻望着蜿蜒的大路上。

  除了王虎春和王富之外,再难看到可以帮助自己的行人通过,万般无奈之下,他只好硬着头皮,向他们两个寻求帮助。

  虽说心里极不情愿,可也没有办法,顶着被王虎春嘲笑的尴尬,挥手向他们示好,并求王富帮忙解决驴车的问题。

  王虎春得知王富想跟牛迟操开个玩笑,私下来偷偷取下了,老牛驴车轴上的楔子,这让他心里不由紧张起来,担心牛迟操经验不足,在半路上突然出现危险。

  即刻催促王富急速赶路,还好在通往城里,离村不是很远的一个山坡小路上,总算是被他们赶上,两个装着不知情况的样子,连声的嘲笑他。

  望前前后的长长大路,根本就没有人影,除了他们急于赶进城里开门业营之外,所有的村民,没有特别情况,谁有闲心起这么早,跑到通往府城的大路上呢?

  老牛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,只好忍着内心的厌烦,在脸上强挤出笑来,挥着手让他们抓紧停下来,帮助自己修好驴车。

  让老牛特别恼火的是,修车的整个过程中,王虎春仰着脸,一付笑眯眯的样子,坐在车上,那种表情有点高高在上,盛气凌人,令老牛就差把肚子给气炸了。

  他总是觉得自己有点难以压下这口气来,好在老牛转危为安认为还是很有修养,不跟他一般见识,在王富的帮助下,总算将坏了的驴车顺利修好,即便这样,老牛还搭上了一两银子。

  在赶路的过程中,他还琢磨着,这钱看样子是非花不可了,自己勤不着懒不着的,在黑暗之中挥石头砸了,该死的不在家里好好睡觉的捡粪老孙。

  多亏老孙和王虎春两个人关系好,在他极力的劝说之下,总算是没有要一文钱,在路上,想想这件事情,他就忍不住想笑出声来,感觉今天点气不错。

  惹了那么大的祸,只答应出去一点御用大米,就完美的解决了困难,相比较而言,自己还是很划算的。

  谁曾想到,这省着省着,窟窿等着,好好的驴车突然轱辘出现了毛病,无法赶路,好算是盼着来了人,不曾想到。

  认钱不认人的王富这犊子,心也太黑了,如果自己不给钱,他说啥不帮忙,而且非要让自己出一两银子不可。

  牛迟操在看到王富的一通忙碌之后,在货没到有招到任何损失的情况下,毫不费力的,便将车修好了,就这本事,他觉得自己再活几十年也难办到。

  仅凭着这一手绝活,而且顺顺利利的把车修好,就目前这种情况,别说一两银子,就是十两银子,他也得修,要不然的话,那得耽误自己少挣多少钱呢。

  最后虽说他装着勉强而又心痛的答应了对方的要求,而王富不负自己的期望,在极短的时间里,用最快的速度,最省力的方法,把驴子给修好了。

  老牛虽觉得这一两银子花得值,让自己学到了特别好的修车方法,可他还是装着一付花了高价,吃了大亏而心痛的表情,再三压价。

  王富这犊子也是王八吃称砣——铁了心了,根本就不讲以前的关系了,也不讲以前的情面了,咬死了,不给一两银子,那是一百个不情愿,拉拉个脸象自己的驴似的,老长老长的。

  牛迟操便不在逗他,同意给一两子,随后王富那小脸也有了笑模样,牛迟操自然不知道王富心里有鬼,暗自高兴,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。

  而王富心中也暗自庆幸,总算是没有出现啥问题,他之所以坚持咬着,非让老牛付这一两银子,就是让他知道,这驴车有毛病,和他没有半点关系。

  在他们赶到城里,经过王虎春的药店铺子的时候,牛迟操再三邀请他们,有空一定到自家的粮油铺子里做客,而牛掌柜会热情的接待他们。

  见他们两个再三表示忙,牛迟操心里不服气,在忙难道这点功夫都没有了吗?气的他站在那里,便直接去戳了王虎春内心的不快,说他们对面就有一家药铺,人家人也不少,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忙呢。

  王虎春果然中计,脸上的笑容即刻消失,扭头让王富尽快把车赶回药铺后面的院子里去,看着王虎春那不痛快的模样。

  牛迟操站在那里,仰着脸高兴的朝着,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,忍不住高兴的笑起来。

  觉得好算是又胜了王虎春一回,就觉得这心里特别的痛快,让他反而不着急回粮油店了,站在那里笑眯眯的只顾高兴去了。

  牛迟操站在那里朝着王虎春他们看着,见他们赶着马车进了后院,他这才有点不太尽兴的,巴叽了一下嘴巴子,悻悻的转过身去准备离开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他用眼睛的余光,突然看到济善堂里面,走出两个壮汉来,他们将胳膊抱在胸前,目光锁定王虎春他们,站在那里低着头小声嘀咕着什么。

  这让老牛不由的怀疑起来,因为都是作生意的,面对面的邻街经营生意,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而眼前这两个家伙,从那模样,表情之中。

  老牛很明显的判断出来,他们内心对王虎春,存在很大的敌意。

  因为离的距离有些远,对方说什么内容,他自然一句话都没有听到,不过从这两个人的表情,和动作中,可以看得出来,不是很友。

  这就更让牛迟操疑心起来,大家都在用心的经营各自生意,你济善堂难道不成,还想将整个城的药材生意全都经营了吗?你有这个实力吗?

  来到城里时间说短也不短的牛迟操,在店里面接触的人多,知道的信息自然也多,听说济善堂的掌柜的,特别有实力,而且和王虎春的药铺子也不太和睦。

  据顾客们传言,王虎春无论到那里收购药材,济善堂的人肯定赶过去抢购,给的价总是比王虎春高一些,气的王虎春瞪着眼睛直骂娘。

  另外,济善堂的药还比王虎春药店里的药便宜,原本经营特别好的王虎春药店,而今和以前比起来,越来越不理想。

  前往王虎春药店买药的人少了,抓药的也少了,王虎春没法,只好将自己的生意扩展出去,进购大量的草药,凭有多年来积攒下来的人际关系,向外地批发出货,算是暂时盘活了生意。

  至于济善堂是从那里来的,无人知道,只知道这家药店老板特别有实力,仅从他那派头上来看,就非同寻找,每天要是出门,身边总是跟着三五个壮汉紧随。

  另外,他有一个漂亮的,比王虎春还气派的马车,只要在城中一奔跑起来,那真是太拉风了,引来不少过往的行人,停下脚来观望。

  通过这些信息,牛迟操眨着小眼睛,不由的多看了,站在济善堂门前的那两个壮汉一眼,心里琢磨着,难道济善堂的人,还能把王虎春吃掉了不成。

  或许站在门前闲聊的那两位,看到站在门前不远处的牛迟操朝他们看来,两个人又在那里,低声嘀咕两句,便转身朝着济善堂后院赶去。

  老牛站在那里仰起头来看了看,见自己呆在这里,也没有啥意思,扭头牵着自己的驴车便晃悠悠的离开,这时间街面上的人越来越多起来。

  他得抓紧返回自己的铺子里,单凭着憨蛋自己忙碌,肯定是忙不开的,边走他边心里琢磨着,虽说自己和王虎春心里多少有些隔膜。

  可无论怎么说,以前两个是邻居,搬家之后,又帮了自己很大的忙,下次再见到王富的时候,得让他转告王虎春,要多加小心济善堂的人。

  凭着他的直觉,总是觉到济善堂并非善类,无论如何也得让王富他们多加留意,这么想着,老牛牵着驴车,装着无事的样子,晃当当的往店里方向赶去。

  他还没有到自家店门前时,便看到店里有不少顾客,出来进去的,前来购买自己的货物,这让他更加心急了起来,也顾不得擦汗。

  也顾不得喊店里面的憨蛋出来帮我卸货,而是直接赶着自己的驴车,牛迟操直接奔后院而去,边走还边着急的朝店里面,仰头察看了两眼。

  他来到自家的后院,然后又用心的将驴,栓在旁边的柱子上,看栓牢了,这才独自将所有的货卸下来之后,怕自己一时不留神,驴啃了自己的这些货。

  他特意将货搬到,离毛驴远一些的位置,又担心拉来的油桶太重,卸不好洒了油,站在那里看了两眼,便将油放在车上,

  看自己一切都整的明明白白的,这才扭头赶往店里,憨蛋把面前的顾客送走之后,见掌柜的回来便高兴的问道:

  “当初约定早点归,忙碌半天不见人,难道路上有情况,总算拉货进了门,我要相陪不愿意,我要跟去定没事。”

  牛迟操在回去的路上,自己吓唬自己,那一刻里,他确实后悔没带上憨蛋,陪着他一同返回村里,当驴车坏到半路的时候,他也后悔没带上憨蛋。

  要是他在身边,自己就不需要那么焦急了,可以打发他到村里去,寻一个木匠,痛痛快快的赶过来,把因为道路太难行,而损坏的驴车修好。

  可后悔也没有用,只能硬着头皮等待在那里,现在顺利的返回来,他自然不愿将自己遇到的情况告诉憨蛋,怕他嘲笑自己。

  就站在憨蛋面前,一付很轻松的样子,朝他开心的笑着连连摆了摆手道:

  “离家路途有些远,连夜赶路回村晚,为了不误把货卖,连夜收货紧忙碌,可能因为太疲惫,躺下一觉天大亮,心里着急忙赶路,挥鞭抽驴不停闲,乃何道路太难行,拼命返回近晌午。”

  憨蛋站在那里用心的听着,觉得掌柜的所说有道理,也没有往心里去,笑着点了点头,又扭头赶紧忙碌着应付前来的顾客。

  当他们一会前,一会后的,忙了一阵子闲下来时,憨蛋又朝着此刻也正好忙完的牛迟操笑了笑,一付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高兴的擦着脸上的汗说道:

  “掌柜赶路心不知,门一开来人拥挤,笑脸来把顾客迎,忙前忙后脚不停,滴溜乱转直流汗,满店乱窜猛劲喘,能帮老板把钱赚,累死憨蛋也情愿,这个嚷着快过称,那个嚷着货何处,东一头来西头窜,根本顾不上擦汗,汗珠子落地摔八辨,很快后背湿一片,晕头转向有些懵,脸上含笑盼你归,焦头烂额忙的欢,盼你回来歇一歇。”

  牛迟操看憨蛋站在面前,一边擦汗,一边讲述他独自在店里的经过,特别满意的看了他一眼,愉快的点了点头,帮示理解。

  随后他回身指了指,搬入院中的那些货,特别开心的对憨蛋自夸着说道:

  “刚才细心来观察,收来的货以卖完,安排应明太及时,更多货以拉回来,咱两后院去搬货,再要卖时要加钱,担惊受怕不容易,得把损失给补回。”

  憨蛋不知道牛迟操有什么损失,看着他卸下的那些货,基本上都是大袋子装,就凭这个,他每袋至少咬人家三二斤称,便不解的问道:

  “掌柜精明头脑灵,经商多年心里明,凭着过称那手把,想要骗你没生出,不知何处有损失,难道收货被人坑,袋子里面夹杂物,让你损失很不轻。”

  牛迟操所提到的损失,那是因为自己路上驴车坏在半路,付给王富的那一两银子,他在往店里走的路上,突然灵机一动,觉得这损失的一两银子。

  可以给货加点价格,从这些货中收回来,也不需要加多,每斤加半文钱,表面上不是那么明显,顾客同样也能接受。

  神不知鬼不觉的,将自己损失的那一两银子给挣回来,他都想好了向顾客解释的方法,到时自己痛心疾首的,先前来购买的顾客们说。

  现在那些地主,那还有一个人呀,那心要是赶巧扒开来一看,我的个天呢,那可全都是黑的呀,一见有人前来收购货,即刻就将价格给涨了起来。

  害的自己要是不经营,进店需求的顾客太多,那太伤了顾客的心,经营吧,价格方面,只能提高一点,这也是自己无奈之举呀!

  这么一来,他损失的一两银子,经过周密的计算,应该很轻松的收回来,另外,自己即便加到一文钱,价格方面,顾客们同样也是能承担的了。

  而这个小九九,老牛心里清楚,为了不让憨蛋知道自己的糗事,看自己说漏了嘴,马上随后眨着眼睛道:

  “回村匆忙把货收,给价太低惜售出,迫于无奈寻老孙,村中属他地最多,此贼点头愿出售,只是价高太离谱,急问这是何原因,离城太近行情知,为了不使空车回,厚着脸皮求老孙,价格给的别太高,价高怕是难回本。”

  憨蛋站在那里用心听着,觉得掌柜所言有道理,既然价格贵收上来,那提价也是人之常情的事,只得边朝后院赶去边不满意的说道:

  “这个老孙心太黑,仗着有货往死勒,日后咱们再缺货,可往城西那边奔,路途远遥货难运,城里消息也闭塞,货多还好少买主,给个价格便出手,巴望掌柜把货收,何必回村把气生。”

  牛迟操看憨蛋相信自己的话,不再刨根问底,高兴的瞪起小眼睛朝憨蛋嚷道:

  “还是年轻脑子灵,跟我几天学精明,老牛只顾把气生,这个弯弯没绕清,日后就按你所言,再收货来远点行,价格由咱随便订,想要活钱得听咱。”

  憨蛋见掌柜回来时脸上表情很是不愉,不知道其中啥情况,现在见他脸上有了笑模样,他暗自分析着,八成是因为在村子里收货时,价格偏高令他不满意。

  其实他那里知道老牛的想法,虽说他和王虎春心中有过节,可当他发现济善堂的人,对他们有点不怀好意的时候,他还是在为王春虎他们有些担心。

  只是自己不知道,对方将采用什么损招对付王虎春,他自然不好乱说话,站在那里看憨蛋赞成自己的想法,便高兴的挥着手,让他抓紧帮忙搬货。

  在憨蛋的忙碌下,两个人边干活边有说有笑,老牛主要是讲有关自己回村之后,看到二狗将女孩子等他的事情一说出来,那把二狗乐的,差一点变傻了。

  憨蛋站在那里眨着眼睛用心的听着,心里不免有点醋意,咋说他现在也是单身,自然也想找一个心仪的女孩和自己成个家。

  要说钱这方面,他虽然不是很富有,日子还能免强过得去,只是他每日里东奔西走的,没有遇到媒婆给提亲,把自己的婚事给耽误了。

  而他自己见到心仪的女孩,又不好意思开口直言,这便让他的婚事有点耽隔了,他自然也巴望着,象二狗那样。

  能有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孩喜欢自己,好尽快的成家,过上安稳的生活,现在听说二狗那种幸福的情况,他笑的有点不太自然。

  所以兴奋中的老牛,并没有去过多的观察憨蛋的脸上变化,边干活边讲着二狗那开心的样子,憨蛋边忙碌着边在脸上强挤着笑。

  并没有显示出特别愉快的样子,连连称赞二狗真有福气,要是自己有这么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,同样也会象二狗那样,特别幸福。

  粗心的老牛对憨蛋的内心变化,并没有往心里去,自顾自的向憨蛋介绍着,边说着话,边干着活,老牛虽然一路疲惫,又没有睡好觉,因为讲的开心,高兴,竟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困意来。

  两个人借着空闲的时间,里外的忙碌着十几袋子的货,和带回来的豆油,没多长时间就都摆好了,为了让自己的油很怵眼,在门前寻了个地方摆好。

  当把货都捋顺明白了,牛迟操站在那里看着,此刻憨蛋刚刚放好的油桶满意的笑了,觉得这回迟操粮油店算是名符其实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